1. <form id='abbbf'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0573济宁新闻网 0573济宁新闻网 > 国内 > 正文

                打击“村霸”及背后黑恶势力,陕西要从“小”处搞“大”事情

                时间:2017-12-25 11:37来源: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作者:王一
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日前,十三届陕西省委首轮巡视启动,本轮巡视重点之一为,紧盯市场秩序和社会和谐,着力发现“村霸”“沙霸”及其背后黑恶势力、“保护伞”问题。这是十九大之后,陕西巡视利剑的再次出鞘,而与以往不同的是,本轮巡视的网格被织得更细密。

                208坊就本轮巡视所着力的“村霸”及背后的黑恶势力问题做了走访调查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村霸”横行,因“上头有人”宗族有势

                坊叔在多地采访了解到,多数“村霸”之所以横行乡里,并不是“独门独派”,而是以宗族、金钱利益为纽带,组成犯罪团伙,实施违法犯罪行为,有的甚至盘踞一地作恶长达数十年而难以铲除。部分村干部更是村霸们的“上头人”。乱政、抗法、霸财、行凶是“村霸”的四大典型特征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当前,在一些农村治理中存在村干部骨干流失、豪强化、对其约束不力等问题。比如人才流向城市,村干部往往会陷入‘无人可选’的地步,甚至明知道有污点的人,却不得不选。” 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防大学教授公方彬说,他认为“带病当职”是 “村霸”以及背后“保护伞”形成的根源性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208坊在宝鸡部分农村的调查,在一些村庄有着共同的特点:村里的多数年轻人希望在城里扎根,人才也跟着外流。村民选出的村干部由于在政治素质、知识储备等方面存在不足,往往是几个人台上台下“来回倒”,更有一家出现兄弟几个轮流当村主任的情况。尽管村民都知道被推选的村主任并非最佳人选,但村里没有更优秀的人,所以只能“勉强”。“就像我村,三个大姓,近一二十年来都是轮着坐庄,书记就不用选都知道是谁,发展的党员都是跟自己关系好的。”张家村村民张某说。

                在这种农村治理生态之下,还有一些地方的基层“两委”班子,因为选举制度不健全,不透明,导致基层组织弱化,甚至“两委”班子成员自己就沦为“村霸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长期从事三农问题研究的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朱启臻说,在农村含有错综复杂的姻亲和血缘关系组织的“家族势力”和“利益团体”,而这些利益纷争和宗族团体掺杂在一起,这就产生了两个问题:“一方面,村调解委员会、治保会等面对村霸不愿管、不敢管。另一方面,为当选两委而拉拢村霸或宗族势力,从而沦为村霸欺行霸市的爪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在西安市打击“小官巨贪”专项工作中发现:部分村委会主任、村支部书记以及组长把自己的有限职权扩大,扮演着乡村混混的角色,采取各种手段承包工程项目,通过各种手段攫取公共利益,强占他人权益,隐蔽地控制地方社会。已经获刑的西安东滩社区原主任于凡便是“典型”:该村在同开发商签订合同时,于凡提出,必须将价值数千万元的部分工程交给自己承揽,且费用远高于市场价格。之后,他再将工程转包出去,攫取巨额利润,涉案金额累计高达1.2亿元。东滩村一些村民说,于凡平时为人霸道,在村里说一不二,没人敢挑战他的权威,就连党支部书记都要“让他三分”,基层党组织几乎被他“架空”。 “地方豪强”与地方黑势力、乡村混混以及政府官员等利益相连,共同组成基层灰色社会。

                多维发力 ,打击职务犯罪 规范村务制度

                专家一致认为,对于“村霸”与宗族恶势力的恶形恶状,一方面要发现一起,查处一起。更要突出打击为“村霸”和宗族恶势力充当“保护伞”的职务犯罪。掐灭基层党员干部充当“保护伞”的苗头。对此,专家提供了多维的发力点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务实的做法是规范村委会选举程序,制定完备的村委会选举细则。比如选举过程中的几个关键环节,在竞选阶段实行竞争性施政演讲,让为民办实事的内容承诺给村民,投票阶段实行严格的秘密写票间等等。更好的把那些为民办实事的村民选举出来。”方塘智库学术委员蒋伟涛建议。

    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加强村务管理的规范化成为专家多次提及的建议。“村干部的兼业化管理,容易形成与纵容村霸或勾结村霸甚至自己充当村霸的空间。”朱启臻说。对此,一些专家学者提出,可通过“职业化管理村干部”来解决。

                近年来,陕西一些地方也开始推行村干部职业化试点,在陕西三原县,村干部职业化管理已经成形,有三点具体措施值得借鉴,具体做法是,定职责,岗位职业化。实施“问绩、问效、问责”机制,明确村“两委”工作职责和工作权限,定期对村干部考评;强激励,待遇工薪化。按大村7名、小村5名的发放范围落实村干部补贴,“一肩挑”每月2800元,正职每月2200元,其他村干部每月1320元。离任后的村干部,根据任职年限和任职岗位均可享受不同阶段的补贴;明制度,管理规范化。实行村干部坐班制、办公纪实制、请销假制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政治家族在个别农村依然存在,在当地形成了地方利益集团和势力集团,容易为村霸的形成提供‘破窗效应’。”公方彬补充说。专家认为,这就需要严格回避制度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尤其是‘亲属回避’制度。比如,规定村支书和村主任不能出自一家庭或一个宗族,上任村干部不能指定或暗示自己的宗族姻亲接任自己。以此彻底斩断家族保护主义、利益集团的温床。”蒋伟涛说。

                与此同时,积极发展经济和教育,使适龄人员有事可做、有书可读,是从长远角度消除“村霸”和宗族恶势力存在根基。

                巡视出剑 ,“小”处着手   放“大”招

                据了解,今年4月起,陕西省开展了“村霸”整治工作,严肃查处一批违纪农村党员干部。例如,礼泉县昭陵社区南阳村原党支部书记李尚县挑唆他人阻碍选举问题;富平县王寮镇军寨村党支部书记、村委会主任翟昌平纠集刑满释放和社会闲散人员殴打他人问题;绥德县张家砭镇王家村党员王德雄阻挠工程建设问题;南郑县高台社区党支部副书记李伯成故意损坏他人财物问题;子长县安定镇安定村党员白虎虎强揽强卖、非法敛财、阻拦施工等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,目前陕西已查处“村霸”“沙霸”近1400人,刑拘426人。

                十三届陕西省委首轮巡视的“开篇之作”把“建立巡视巡察上下联动的监督网”作为重要任务,以打击“村霸”及其背后黑恶势力为重点之一的“布局”,正是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向基层延伸,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的“第二章序曲”。

                陕西省委书记、省长胡和平就做好十三届省委巡视工作提出明确要求。他强调,要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,扎实做好巡视巡察工作,创新方式方法,加强协调配合,用好巡视成果,确保巡视利剑高悬、震慑常在。

                而从“村霸”入手,正是从群众身边的“小”处着手,放出的一个巡视“大”招。(人民日报中央厨房·208坊工作室 王一)

                返回0573济宁新闻网首页>>
                (责任编辑:郭良祈)
                顶一下
                (0)
                0%
                踩一下
                (0)
                0%
            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         热点新闻